視頻加載中,請稍候...

自動播放 






play
秦玉海被調查




play
南京地鐵撤秦作品




play
秦曾多次出版影集




play
秦玉海最後公開露面



向前
向後




秦玉海 資料圖片
  有人認為,秦玉海是個富有改革精神的人,在他手中,河南焦作由一座以煤炭聞名的“黑色城市”,華麗轉身為旅游城市;但被秦玉海認為是他最大成就的警務改革,此刻卻變得前途未卜。
  文_本刊記者  龍在宇 發自鄭州
  對於這樣的場景,人們並不會陌生——某名貪官落馬後,網絡上一片沸騰,叫好聲此起彼伏。在其主政過的城市,甚至還有人燃放爆竹。
  然而,秦玉海卻成為例外!
  9月21日,中央紀委監察部網站發佈消息,河南省人大常委會黨組書記、副主任秦玉海涉嫌嚴重違紀違法,目前正接受組織調查。
  此後數天,在秦玉海曾擔任市委書記的焦作,倒有不少網友發帖,說秦玉海對焦作的發展,的確起了推動作用。“正是在秦玉海手中,焦作由一座資源枯竭型城市,成功轉型成了山水旅游城市。”
  一名熟悉河南政情的人士告訴廉政瞭望記者,秦玉海在河南的官聲還算不錯,為人也豪爽。這人在位時起碼還是個想幹事、也乾成了一些事的人。
  這種“想幹事、也乾成了一些事”的人,落馬後帶來的震動往往更大。比如被秦玉海視為自己9年公安生涯中“最大成就”的河南警務改革,此刻卻變得前途未卜。
  “旅游書記”與一座城市的轉身
  現年61歲的秦玉海是黑龍江泰來縣人。其仕途起步於黑龍江省共青團系統,直至共青團黑龍江省委書記。1997年,他由共青團系統轉任地方官員,出任黑龍江省鶴崗市委副書記、代市長、市長。一年後,秦玉海從黑龍江“異地交流”至河南任職,先後擔任焦作市市長、市委書記。他在焦作任職整整5年時間。
  此後秦玉海備受詬病的攝影愛好,就是在焦作時養成的。秦玉海喜歡拍焦作山水,他離開焦作之後,周末也經常到焦作拍。秦玉海使用的相機,大都價格不菲。據一名與秦玉海有過共同攝影經歷的人士介紹,秦玉海手裡用過的攝影器材,保守估計價值也有數百萬元。
  秦玉海落馬前接受採訪時,也談到這些價值不菲的攝影器材。他說這些器材都是朋友借給他的。一名知情人士介紹,這種說法也能成立,他的攝影器材,的確都是借來的。甚至有些企業家為了巴結秦玉海,採購大量攝影器材囤在家裡,等著秦玉海來借。
  秦玉海要借哪樣器材,只需一個電話,就有人送上門來。秦玉海要還東西時,對方卻推三阻四,說最近沒空來拿,器材就在秦玉海那裡放一段時間。
  據媒體報道,落馬前幾個月,察覺到風頭不對的秦玉海,曾將價值數百萬的攝影器材歸還朋友。
  對於秦玉海的攝影技術,外界也存在爭議。一名河南省資深攝影家告訴記者,以前吹捧秦玉海是多麼了不起的攝影大家,那是拍馬屁。如今有人把秦玉海的攝影技術貶得一文不值,同樣不夠客觀。“秦玉海的攝影技術,稱不上大家,卻算得上行家。他的攝影技術,一點不比專業攝影人員差。”
  這名人士還說,網上有人說,秦玉海用數碼相機拍照,作品出來後再用專業軟件處理。“可我知道的是,他基本上不用數碼相機拍照。他用數碼相機,都是拍了以後看一看效果,覺得有感覺了,再用膠片正式拍。”
  秦玉海最喜歡拍攝的焦作雲台山水,的確是在他手中被提升到一個新高度,他一度被稱為“旅游書記”。一座以煤炭聞名的“黑色城市”,華麗轉身為旅游城市。秦玉海離開焦作後不久,雲台山成功創建國家5A級旅游景區。至今焦作人也認為,“雲台山有今天,秦玉海功勞最大。”
  秦玉海留給焦作人的另一個印象,就是沒有官架子。他經常穿著一身軍大衣,跑去各地視察。下屬給秦玉海彙報工作時,秦也極少用官話來搪塞。一名焦作市處級官員介紹,秦玉海口裡幾乎沒有官話,他認為可行的事,現場就抓起電話佈置落實。他認為不行的事,會直接說不行。
  著急的警務改革
  2004年,秦玉海晉升河南省副省長,同時兼任省公安廳廳長。在這一職位上,秦玉海一干就是9年,這也成為其仕途最輝煌的時期。秦玉海認為,期間他的最大成就是推行河南警務改革。
  簡單來說,河南警務改革就是撤銷地級市內的公安分局,直接由各市公安局管理派出所。“公安局-公安分局-派出所”這一全國沿用60多年的公安管理模式,由此在河南被叫停。
  秦玉海曾對媒體介紹,公安機關里日子輕鬆,養了太多“太太小姐”。撤銷公安分局,就是要把警力下沉到派出所。
  爭議隨之而來。有人質疑,藉著警務改革,公安系統內大部分人解決了行政級別,一大批人副科提正科,正科提副處。還有專家認為,警務改革的方向與法律不符,沒有公安分局,派出所是不能同檢察院、法院進行工作對接的。
  鑒於有關河南警務改革的報道已有很多,在此次採訪過程中,廉政瞭望記者著重接觸了諸多市民與基層警員,想瞭解一下在他們眼中的警務改革。
  在市民眼中,警務改革之後,街面上的警察多了,報警後警察趕到現場的時間也快了。而在基層警員眼中,警務改革之後,自己的工作更辛苦了。甚至某些家裡有關係,原先在公安分局機關工作的同事,還想方設法調出公安系統。
  在2013年,秦玉海轉到省人大工作後,有關河南警務改革即將夭折的說法便浮出水面。如今伴隨秦玉海的落馬,改革的前程更加充滿不確定性。在率先試點改革的鄭州市,摘掉多年的公安分局的牌子已重新掛出。
  記者聯繫到一名原河南地級市公安局退休官員,他從自身角度出發,分析了這場改革的成敗得失。
  這名人士認為,秦玉海一手推動的這場改革,初衷是好的。裁掉機關冗員,把警力下沉到一線。改革中多發幾頂官帽子,也有不得已的苦衷。“人家在機關舒舒服服,被弄去一線乾重活,總得給人些甜頭。”
  這名人士同時認為,從總體來看,改革顯得太急。原有模式存在60多年,改起來肯定不容易。但秦玉海的動作太快!2010年年初,省公安廳決定在新鄉、商丘、濟源、鄭州4個省轄市進行警務機制改革試點,到年底就在全省推開。“如果能選擇一兩個市,認真試點兩年,再向全省推,或許很多問題就不會在短期內集中爆發。”
  “秦玉海那麼著急,或許也有個人原因。”上述人士分析,“2010年時,秦玉海已經57歲,想要仕途上再進一步,就必須做出點成績。沒想到最後事與願違。”
  河南省公安系統一名內部人士介紹,改革推開以後,秦玉海承受了很大壓力。外界的質疑不斷,身邊的同僚也得罪了。“有人說,秦玉海在河南推動的改革,得到時任中央政法委書記周永康的支持。在我看來,這種說法缺乏根據。”
  據介紹,公安部的領導來河南調研後,沒有叫停這項改革,只說對於改革要儘量少宣傳報道,同時不能在其它地方推廣。
  “秦玉海其實很苦惱。如果不是時任省委主要領導大力支持,警務改革恐怕幾年前就夭折了。”這名人士說。
  或涉山西官場地震
  據知情人士介紹,秦玉海早在數年前,就知道自己仕途難以上升。一段時間以來,有關他被查的傳言不斷。秦玉海除了不斷出席公開活動闢謠,還罕見地接受了一些媒體採訪,回應外界關於河南警務改革的爭議。
  “不知道秦玉海是否預感到,自己未來沒有說話的機會了。所以趕緊把想說的話說出來。”上述人士分析,秦玉海還點名道姓,說某些地方推進改革不力。他這時已離開公安系統,這種說法不符合官場規矩,也與他平時溫和的個性大不一樣。
  秦玉海落馬後,關於其落馬原因說法很多。一名對河南省公安廳內部情況有所瞭解的人員介紹,秦玉海落馬或許有兩方面原因。
  秦玉海沒有官架子,待人和藹,但在一些小節上並不在意。比如有企業老闆及下屬專門採購高檔相機供秦玉海借用的事,秦玉海肯定心知肚明,最後卻泰然受之。另外,逢年過節有下屬送去的紅包,秦玉海也很少推辭。這種人情往來,到後來是否會形成買官賣官的關係,目前還不得而知。據瞭解,秦玉海落馬後,河南省公安廳有多名處級官員被帶走協助調查。
  這名人士也介紹說,秦玉海落馬可能與山西官場地震有關。在8月上旬,山西前首富張新明,已因涉嫌涉黑、洗錢等問題被警方帶走調查。
  張新明憑藉自身財力,在山西經營起一個龐大的政商關係網。張新明還嗜好賭博,多次赴境外豪賭。張新明自己也承認,曾通過河南公安系統的關係,辦過假身份證。“2009年,我確實辦過假身份證。當時我名聲大,不想用自己的身份證去澳門。”
  此事最終敗露。2010年,河南省公安廳以涉嫌騙取出入境證件,對張新明進行通緝,並懸賞500元。事件最後卻不了了之。張新明宣稱,“我沒有用這個身份證乾過任何違法的事情。後來,我主動去河南公安廳接受了處罰。”
  秦玉海落馬後,有傳言說張新明為擺平此事,專門找了秦玉海,並奉上賄款。
  落馬之後,秦玉海的得意之作——《水墨雲台》攝影作品已在各大城市地鐵站被撤除。他的另一項成就——河南警務改革的命運,也愈發引人矚目。一名河南公安系統內部人士說,改革最怕的就是來回折騰。如果回到從前,那麼在警務改革中眾多人員的行政級別怎麼解決?全部拿掉,下麵肯定有意見。不拿掉,豈不是原地打轉一圈,最後只多出一堆官帽。
(原標題:秦玉海:一個人和他被撤除的“作品”)
創作者介紹

Rosen

bu07bubzi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