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場民間借貸危機爆發,很多人不僅血本無歸,還欠下巨額債務。
  陝西省神木縣,蘊藏著大量優質煤炭,以前煤價飆升的時候,這裡創造出許多“暴富神話”。當時的神木,很多人借錢炒礦、炒房、辦企業、放貸……街頭大大小小的小額貸款公司、典當行等,生意火爆,民間借貸盛行。
  但是隨著煤價暴跌,暴利時代終結,一場民間借貸危機爆發,很多人不僅血本無歸,還欠下巨額債務。他們中有的選擇跑路,逃避債務;有的則選擇留下,不違良心,一筆筆艱難地償還。
  傳說中的“千萬負翁”
  在神木,王耀剛大小算個名人。他出名不是因為別的,而是因為欠下的千萬債務。王耀剛身量不高,言語隨和。過去曾經寫詩作文,發表了不少作品,是當地的一位“文化人”。當年在耳聞目睹許多“暴富神話”之後,他決定棄文從商。
  但時運不濟,從2005年到2010年,王耀剛幾次投資煤礦、焦化廠,都因種種原因失敗,不但沒賺錢,還欠下了上千萬的債務。“背上這麼多的債,我想過輕生,也求神問卜過。”王耀剛說,“但是我死了,妻子和孩子該如何面對?那些信任我的親戚朋友又怎麼能拿回錢?”
  “沒有辦法,我只能再次選擇買煤礦,只有這樣來錢快,才能把債務儘快還清。”王耀剛說,2012年,他在典當行里高息貸了款,又買了一個不大的煤礦。幸虧這次運氣不錯,當時煤價不低,讓他還清了大部分債務,還開起了兩家餐飲店。
  “我現在還欠兩三百萬元外債。目前努力經營好這兩個店面,一方面想把債儘快還清,另一方面也是讓債主們放心,有店在,我不會跑路。”王耀剛說。
  在被追債的日子里,王耀剛嘗盡了人情冷暖。“我曾被十來個大漢堵在旅館里,不還錢就不讓走,也曾一天接到100多個追債電話。還有一個朋友,我給他擔保借了200萬,可是他在借貸危機中跑路了。我只能扛起這筆債,連本帶利還了別人390萬。”
  王耀剛說,有一些債主,非常通情達理,很理解他的處境。“有的人喜歡吃我店里的菜,同意我用代餐券頂賬,我有了點錢也時不時三五千地還給人家。”
  去年神木民間借貸危機發生後,有人欠債跑路,有人賴賬不還,王耀剛則因為還債出了名。“現在的神木就是需要這種有誠信、肯擔當的人,王耀剛樹立了一個榜樣。”當地一名政府工作人員對記者說。
  不過,出了名的王耀剛也有了新煩惱,一些原本不逼債的人也找上門來,催促他還錢。有的債主上門還說風涼話:“你不是正能量嗎?你不是典型人物嗎?為啥還不還錢?”
  現在,王耀剛每天都開著一輛破舊的奧拓車去市場買菜,和商販們討價還價。“總體來說,最困難的時刻已經過去了。我現在就是扎扎實實想辦法把剩下的債還清。今後做生意也要穩扎穩打,投機的事情再也不碰了。”王耀剛說。
  “雙重身份”的老王
  今年63歲的老王來到王耀剛的店里找他,兩人見面“拉了幾句話”,雙雙坐下抽起了煙。說起來,老王也是王耀剛的債主之一,王耀剛欠他幾十萬。但是他從來不吵不鬧,王耀剛尊稱他為“老哥”。
  “老哥自己還欠著許多外債,為了還債把家裡能賣的都賣了。但他從來不逼我,人太好了。”王耀剛說。由於“同病相憐”,兩人還隔三差五見面說說“知心話”。老王說:“王耀剛是個老實人,有錢肯定會還給我,沒錢我就是把人逼死也沒有用。”
  老王前幾年開了家典當行,在借貸危機中賠光了,現在還欠外債700多萬元。“早些年跟別人投資入股掙了點錢,我就想著放出去,結果不僅自己賠乾凈,帶著兒子、女兒的錢也都賠了,還欠了錢。”老王說,他覺得自己對不起孩子們。
  作為債主,老王通情達理,但是作為債務人,他也是焦頭爛額。“為了維持家裡的生計,我盤了個鋪子,開小賣部。有債主半夜三更攆上門來,把門窗都給我砸了。還有的債主把我告到法院,去年臘月二十七我去蹲了班房,大過年的坐了半個月的牢。”老王說:“我讓人,但是別人不讓我,把我逼得緊著呢。”
  “人家那樣對我,但我不能那樣對別人。”老王頓了頓,補充道。
  幾輩子都在村裡住著,老王從沒想過跑路,但是巨額債務愁得他一宿一宿睡不著覺。家裡的房子、值錢的物件,能賣的、能抵押的都弄出去了。“家產都完了,就剩了兩個‘股子’,但是現在也分不上錢。我只能要回來一分錢,就還別人一分錢。有時候沒辦法,我只能一家還上三兩千,一點一點還。”
  老王說:“我跟債主說,你要能等就等些日子,不能等我也沒有辦法。我不是個耍賴的人,只要有碗麵條吃就行,平時不亂花一分錢。我也60多歲了,欠債還錢是道理,絕不欠良心債。”
  說起以往,老王后悔不已:“不該去辦典當行,搞借貸。一輩子小心謹慎的,一時不慎跟了風,栽了大跟頭。要不也不會成今天這樣。”
  “替兄還債”的小高
  小高的理髮館和王耀剛的店面隔了幾條街,但依然處於神木縣城的繁華地段。店面不大,二三十平方米,一個月的純利潤在1萬元左右。如果不是背負著200多萬的債務,30歲的小高生活尚算平穩。
  “我過去一直乾理髮館,靠手藝吃飯,在神木縣城買了房、買了車。2010年不幹了,那時煤價高,想掙大錢,就拿出了50萬積蓄,跟著我哥去販煤了。”小高說,“第一年生意還行,後來就不行了,賠了很多錢。”
  在合伙做生意期間,小高不僅自己向典當行借錢,還為哥哥做了擔保。做生意賠光了,哥哥不知去向。“我的債得我還,他(哥哥)的債也得我還。我欠得少,主要就是給他擔保的200多萬債務。”
  “哥哥不還了,我作為擔保人得還,這是神木這邊的規矩。”小高說,那時候掙錢容易,沒仔細計算,也沒好好規劃,想到哪兒玩就到哪兒玩,大手大腳全都花掉了。
  “南柯一夢”後,為了還債,小高只好賣掉房子和車子,又找朋友借點錢,重操舊業開起了理髮館。一面維持生活,一面想法還債。
  “我不會像哥哥一樣跑掉的,兩三百萬的賬,我想我總能還清。就是再多點,欠個幾千萬,你又能跑到哪裡去呢,總有回來面對的時候。再說我也是有孩子的人,我要是跑了,那將來人家就會指著孩子說,那誰誰的爸爸欠債不還跑了,孩子還能抬起頭來?”小高說。
  “這次教訓受夠了,我以後再也不瘋狂地借錢去追高利潤了。就是我老了,兒孫踏上了社會,我也不讓他們去做。自己以後有多少花多少,不借貸、不投機。”小高說:“過去也是周圍的人都在這樣做,自己是個沒主意的,聽人家說,誰誰借貸掙了幾千萬,就被沖昏了頭腦。有理智的,人家還是正常做生意、上班,現在手上還是有錢,根本不受影響。”
  現在,每天忙碌的間隙,小高常常會想起跑路的哥哥,“不知他現在過得怎樣?”(記者 薑辰蓉)
(編輯:SN123)
創作者介紹

Rosen

bu07bubzi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